DMX

DMX

DMX原名Earl Simmons,1970年12月18日出生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市,在幼年时和他破碎的家庭一起搬到了纽约东南部的Yonkers市。他的童年生活和大多数说唱歌手一样充满了荆棘,在混乱和充满着暴力,犯罪的街头长大,并且他自己也时常参与犯罪活动。童年的时代充满了血腥和肮脏,这也直接影响了他以后的残暴的性格和暴躁的脾气,以及喜好攻击他人的癖病。在幸运的活到成年以后,他开始把注意力投放到说唱音乐中,并且开始在一些地方担任DJ。后来他开始在城市的边缘地区进行较为正式的表演并且把名字取为DMX,意思是Dark Man X。
1991年,他的新名字开始出现在一些杂志中,这时的DMX崭露头角。1992年,他和著名的Columbia公司的的下属公司Ruffhouse正式签约。不久,他的第一支单曲《Born Loser》正式发行。然而后来的情况并没有像DMX想象的那么顺利,这家唱片公司不仅没有继续为他的发展提供帮助,反而把他解雇了。两年以后的1994年,他的第二首单曲《Make a Move》才得以面世,然而正在这个他的事业重新起步的时候,他却遭到了他个人音乐生涯中第一次严重的挑战,他被警方认定藏匿毒品,从此以后警察局就成了他除了家和录音室以外最长去的地方。
之后,他只能从DJ Clue?的地下录音室重新开始为自己的音乐拚搏。直到1997年,他才赢得了新的唱片公司的合同,DMX加盟了Def Jam唱片公司,并且在LL Cool J,Mase,the LOX等人的专辑中客串演出。
1998年初他发行了在签约新东家以后的第一首单曲《Get at Me Dog》。从此,他的唱片就和Dog结下了不解之缘。这首单曲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成为了黄金单曲,于是增强了唱片公司的信心,并且在不久之后的5月份,发行了DMX的第一张个人说唱专辑《It's Dark and Hell Is Hot》,该专辑大部分由Swizz Beatz担任制作人。这张专辑在推出之后立即成为了Billboard 200排行榜的冠军,并且一直保持着很强的销售势头,最后销量突破了四百万张。但是在这张对DMX具有历程碑式意义的专辑发行后的没几天,五月底,DMX被指控在纽约北部的Bronx区涉嫌强奸一名脱衣舞演员,但是事后的DNA检验证明了DMX的清白,同时他还参演了Hype Williams一败涂地的电影《Belly》。在罪名洗脱以后,1998年12月份,唱片公司又急不可待的推出了DMX的第二张专辑《Flesh of My Flesh, Blood of My Blood》,并且延续了第一张专辑的迅猛势头,刚发行就成为了Billboard 200排行榜的冠军,尽管专辑封面饱受争议,但最后仍然达到了三白金销量。
随后的1999年他就和Jay-Z以及the Method Man/Redman等人联合举行全美巡回演唱会。在刚刚开始的演唱会途中他又惹上了官司,但最后还是顺利的被认定无罪。然而好景不长,这年5月份的时候,他又因为故意打人致伤而再次坐上了被告席,最后经过辩解,他又平安的度过了这一关。但是这还不算完,这一年的夏天,DMX遭到了最大的诉讼挑战。他的叔叔兼经理人意外的在新泽西的旅馆被射杀,随后警察就开赴DMX的家,并且收获颇丰。虐待动物,私藏毒品,非法拥有武器弹药成了DMX夫妇面临的起诉。为了免于坐监狱,DMX提出了希望能以罚款,缓刑和社区服务的方式来处罚他。
在和警察较量的百忙之中,DMX还抽空和以他为核心的说唱团队Ruff Ryders录制发行了一张专辑《Ryde or Die, Vol. 1》,并且DMX自己也在1999年底发行了第三张个人专辑《...And Then There Was X》,这张专辑同样成为了排行榜的冠军,这已经是他连续第三张冠军专辑了。专辑中多首出色的单曲,是这张专辑成为了DMX销量最好的专辑,超过了五百万张。喜欢演电影的DMX还出演了动作明星李连杰的电影《罗密欧必死(Romeo Must Die)》。
但是随后的2000年麻烦不断的DMX不得不疲于应付那些警察,法官和陪审团。6月份,纽约大陪审团在Westchester县审议关于他的私藏武器弹药和毒品的指控,几乎同时,关于他在这年3月一次无照驾车并且车藏大麻的诉讼也在纽约另一侧的Cheektowaga开始审理。就在这疲于应付的时候,警察又从DMX带来的香烟包装中发现了更多的大麻。尽管经过自己的辩论和上诉,最后DMX还是被判在监狱里呆15天。但是他并不能出来太早,因为他还有蔑视法庭等附加判罚,而且在监狱中他还有用餐碟袭击狱警,攻击他人等恶劣行为,这些诉讼都在等着DMX。最后他交了罚金以后算是了事。
在他刚从监狱出来之后,他主演的电影《Exit Wounds》成为了票房冠军。DMX的单曲《No Sunshine》同时收录到该电影的原声带中。在他的法律问题彻底解决之后,DMX终于可以开始录制他的第四张专辑了。2001年秋天发行的《The Great Depression》再次成为了排行榜的冠军,不过总销量却不及以前,但也仍然是白金销量。2002年他又发行了自己的自传,并且在Post-Grunge乐队Audioslave的专辑中客串了几首。2003年3月,dmx和李连杰再次合作的新片《Cradle 2 the Grave》又成为了票房冠军,并且由DMX领衔的电影原声也有出色的销售业绩。
2003年9月16日,DMX新专辑《Grand Champ》出街。
在音乐界——是一个生产明星的地方——人们却很少能够目睹一位真正大师的出现。DMX就是这样一位真正的艺术家,他使hip pop音乐,从他1998年加入后,因其朴实、活力、不断的激情和带有狂怒情绪的抒情成分而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天地。
1998年因而也无可辩驳的成为了dog年(1998年DMX推出了单曲Get at Me Dog)。在5月份,DMX又倾力推出了专集Its Dark and Hell is Hot,其中当数单曲Stop Being Greedy和Ruff Ryder*s Anthem最具特色,专集一经推出就荣登排行榜冠军并很快达到了数张白金唱片的销量。
那一年夏季,在进行了Survival of the Illest旅行之后,DMX又回到了音乐制作室,12月他推出了专集Flesh of My Flesh, Bloody of My Bloody,其中包括刺激的且带有自转性质的单曲Slippin。这张专集的发行距前一张专集的发行仅有6个月的时间,但推出后不久就登上了冠军宝座,这一成绩也使DMX成为第一个一年中有两张专集登上榜首的歌手。1999年开始的时候,DMX与Def Jam公司的音乐人Jay-Z, Method Man和Redman进行了一次有史以来hip pop最成功的旅行演出——The Hard Knock Life旅行演出,DMX也因此造成了Miami另一种不同意义的“高温”。在Miami,DMX还开始着手创作他的新专集And Then There Was X。专集完全体现了DMX的风格,同样是一个充满强劲动感、狂乱节奏和对阴暗面诉说的杰作。“我的感觉非常好”DMX评价他的新专集道,“我会以多种形式出现。可它同样是一种X sh*t。我的意思是,我尝试不同的主题,诉说不同的故事,但仅就这张专集来说,它同样是sh*t。为什么打开开关?如果它一文不值,那就不要选择它。
导致这张专集受欢迎的主要原因是其中的电子成分和DMX长期的合作者Swizz Beats的大力协作,他是DMX的专集的执行制作人。DMX解释他和Swizz的合作时说:“这是一种关爱,的确是的。我们就像是一家人。在他开始接触节拍和收音机时,我就已经认识他了。” 另一个对专集做出贡献的是Murder有限公司的主要人员Irv Gotti,他对DMX的第一支单曲What*s My Name作了极其重要的润色。遵循歌曲Slippin*的传统,DMX推出了唱片More to a Song。唱片引起了警告“游戏比你认为你所知道的要大”。“我写了不止一支歌来向人们解释,一直在角落里吟唱你就可以成为一位成功的rap歌手。”这位令人迷惑不解的歌星说,“但事实比这要多得多。我原想就只是唱歌。但你得在工作室里工作,你得接受采访,你得让人照照片,你得做这做那。这比只是和歌打交道要多得多。” DMX总结他的成功时说“我是真实的。人们喜欢真实。我并未超越这一标准。人们喜欢真实的人。”然后他笑了。“但是,每个人都像是一只狗。”
DMX是说唱界新生力量的代表人物,同样的,他也具备了年轻一带说唱乐手特有的叛逆风格--粗口歌词,惹是生非,同时广受歌迷欢迎。Earl Simmons生于1970年12月18日的美国Maryland州的Baltimore。他艺名来自DMX数字录音设备的名字,并在当地的一家俱乐部开始DJ的职业生涯。1991年他赢得了Source杂志的Unsigned Hype Award大奖,次年在哥伦比亚唱片公司出版了一张单曲Born Loser。后来他力图摆脱自己与哥伦比亚唱片公司的不合理的合约,而在1994年出版了单曲Make A Move后这件事儿就没有下文了,他本人也消失在乐坛。其后在LL Cool J的单曲中他戏剧性的复出。而他在Mase's的"24 Hours To Live", the LOX's的"Money, Power & Respect"和Ice Cube's的"We Be Clubbin'"混音版中的出色演出确立他的名气。最近他签约于Ruff Ryders/ Def Jam唱片公司,出版了单曲Get At Me Dog,在美国单曲榜上排名前40,这首歌曲是从B.T. Express的吉他演奏里采样。他的音乐重新回到了hip-hop音乐那种原始的混乱感和街头说唱的根源中,这些都使得他1998年的处女专辑Dark And Hell Is Hot成为hip-hop乐坛最近让人感动的声音。Dark And Hell Is Hot达到了美国专辑榜的第一。
第五张专集:第五张专辑,第五次冠军。自从恶贯满盈的DMX发行专辑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和冠军的地位密不可分,之前DMX的四张专辑全部成为Billboard 200排行榜的冠军。这次继续延续了这个好传统,首周31万2千张的销量确保了排行榜榜首的位置。不过这一成绩和他以前的单周销量相比明显逊色不少。
在美国说唱音乐界很少有人像DMX的硬核说唱这么的强硬,当然,估计也没其他歌手比他对纽约警察局的了解程度更深。他吸毒,贩毒,打人,虐畜,无恶不作,在几乎所有人看来DMX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渣滓,然而上帝偏偏把惊人的说唱天赋给了这么一个人。在他的音乐中充满了猥亵的内容,并且仍然保留了街头说唱音乐粗暴的特点。
在这张专辑中,DMX把他喜爱的内容都表现在了音乐上,比如一直和他有缘的狗,比如女人,尽管他的表达方式可能很多女性接受不了,比如在DMX生活中占有相当部分的打人。节奏上比上一张专辑略有创新,使用了不同的拍子来表现。专辑中DMX与当红的东海岸说唱歌星50 Cent合作的《Shot Down》非常恰如其分的表现了歌曲的主题,而与R&B女歌手Monica合作的《Don't Gotta Go Home》则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恶棍在诱骗一名纯真的少女。在这张以老狗为主题专辑中,或陈述老狗的新骗术,或把这些猥亵的内容直接表现出来,但是相信他依然能够卖出一个很不错的成绩,因为毕竟他代表了一些人的现状和需求。
问我的名字?
DMX,我将是最棒的
你要明白,其他人看来都要休息了
再说一次
我就是吐向你们的口水
是嘲弄你们的脏话……
忘了千年虫吧,新世纪真正的威胁正逼向我们。他是强迫,迷惑与激发灵感的力量。他被紧迫赋予能量。他袒露一种灵魂,这灵魂因愤怒,痛苦与成功而痴狂。他是个艺术家,并已经被证明拥有着创造历史的力量。当然,他还是一个极富攻击性的痞子!
他叫什么?
DMX。
1970年的12月18日,上帝把一个黝黑的灵魂不负责地投到了美国玛里兰州的巴尔帝莫,原名俄尔·西蒙斯(Earl Simmons)的DMX就这样来到这个世界。西蒙斯在纽约附近的杨克斯行政区长大,由伯母抚养。在当地一家俱乐部开始职业DJ生活后,西蒙斯给自己取了一个源自DMX数字录音设备的艺名。在1999年,他赢得了《根源》(Source)杂志的Unsigned Hype Award大奖,第二年在哥伦比亚唱片公司发行了一支单曲《天生的失败者》(Born Loser)。但一段时间后,为了从哥伦比亚唱片公司与自己的不合理合约中抽身出来,在1994年出版了单曲《移动》(Make A Move)后再无新闻,本人暂时消失于乐坛。
DMX最早小有名气靠的是一身街头的肉搏功夫。之后,他试验着各种不同的方式来进化他自己革命性的嗓子。在寻求着各种方式的同时自我超越。那时候,他曾经用头在学校附近的墙上猛撞,并与跟“坏小子”(BAD BOY)录音室的艺术家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在美国专门制造明星音乐工业中――所谓明星就看起来很正道,所说所做都很规矩的整齐而精美的包装品――很难有机会见证一位真正的艺术家的出现。签约于Def Jam唱片公司的DMX却是个例外。自从DMX于1998年复出后,他就以他那原始而放肆的能量,不屈的热情和狂暴的歌词使整个Hip-Hop的世界为之着迷,那一年无疑是属于这个愤世疾俗的家伙。DMX早期作为客席乐手有很多出色的表现,例如L.L.Cool J专辑中的《4.3.2.1》,“诺克斯”乐队(The Lox)专辑中的《钱,权力和尊严》(Money, Power & Respect),还有Mase专辑中的《24小时生活》(24 Hours to Live)。在这之后,他以一首真诚的街头颂歌《了解我的狗》(Get At Me Dog
)吸引了世界的注意力,在美国单曲榜上排名前40,这首歌曲采样了“BT表达”(B.T. Express)的吉他演奏。他的音乐重新拾回了Hip-Hop那种原始的混乱感和街头说唱的根源。1998年5月,他发行了为他奠定乐坛基础的第一张专辑《天色阴暗,地狱火热》(It's dark and hell is hot),专辑中《不要贪婪》(Stop Being Greedy)和《“拉夫骑士”的赞美诗》(Ruff Ryder's Anthem)两首歌曲醉人而又韧劲十足的结合令人印象深刻。这张含混着DMX恶毒的语言的专辑,把美国东海岸的硬核说唱风格展示在众人面前。
那年的夏天,在完成了“病态幸存者”(Survival of the illest)的巡演后,DMX再一次回到了录音棚,在12月发行了《我血我肉》(Flesh of my flesh,Blood of my blood)这张经典的恐怖电影风格的专辑。这张专辑中包括那首言辞尖锐的自传体歌曲《滑行》(Slipping)。这张专辑与上一张仅相隔六个月的时间,并且在他所有发行的唱片中拥有最出色的销售量。
DMX是个善于创造排行榜记录的艺术家,他也是唯一一位在同一年中两张专辑都拿到排行榜冠军的艺人。1999年的上半年,他与同在DEF JAM公司的伙伴,“杰伊-Z”(JAY-Z)、“智囊人”(Method Man)和“红人”(Redman)一起完成了Hip-Hop史上最成功的巡演“努力敲打的生活”(The hard knock life tour),在此之后他与大家分开,独自去享受迈阿密的酷热。在那里,他开始为他的新专辑《And Then There Was X》而工作。这张专辑所呈现的依然是强烈的节奏构成的盛宴,在强劲而有力的韵律流动中,讲述来自黑暗的传说。《然后那里有X》(And Then There Was X)成为另外一张出色的硬核说唱专辑,在大量的温和折衷的HIP-HOP专辑充斥美国市场的时候成为一张十分抢眼的唱片。当DMX谈到他的新专集时说“我感觉很好”,“我遇到了很多的交接点,这一点与我以前的作品是相同。我是说,我总是去尝试不同的主题,讲述不同的故事,但就对这张专辑的感觉而言,与以前是一样的。为什么要这样使用呢?如果他们不破裂,那就不要去修补他们!”
究竟是什么带给这张专辑让人感觉熟悉的气息呢?首先是DMX那充满悬念的,节奏强劲的演唱。另外,还与DMX的长期的合作者兼制作人斯威司?比茨(SWISS BEATS)的工作分不开,他在这个项目中担任执行制作人,并且工作成绩非常显著。此外帮助制作唱片的还有“谋杀”公司(MURDER INC.)的负责人伊威·哥提(Irv Gotti),是他为DMX的第一首单曲《我的名字是什么》(What's My Name)赋予了生气和灵感。在传统的《滑行》中,DMX制作了一首很有思想的歌曲《一首歌的更多》(More to A Song),这首歌探索了关于名誉的矛盾。这首歌中警告说:“这游戏远比你想象中的大的多/如果你认为你知道/我并不认为你知道。”
“我写这首《一首歌的更多》是为了向人们解释只会在转折处压韵并不会使你成为成功的说唱艺人”,这位令人难以琢磨的巨星如是说,“这其中有着远比它重要的东西。我过去认为那只不过是说唱。嗯,又要去录音棚,你要接受采访,你要照相,你要做这做那……并不只是要压那该死的韵。”
毫无疑问,《然后那里有X》以它生动,发烧的制作,配以DMX的咆哮般的表现和那原始,真诚的歌词,目标就是成就另一个黑人说唱的经典。DMX将他成功的方程总结如下:“我很真实。而且人们喜欢真实。我还没有错过他们,我没有伪装,没有废话,他们感觉到我。人们就是喜欢真正的人。”然后他笑了笑。“所有人都喜欢狗。”
充满激情的DMX汇集了黑人的欢乐、痛苦与混乱,“我热衷于创造节奏和韵律”他说,“我喜欢表达黑人真正的感受,那些街头黑人的真正感受。他们需要被别人了解。他们需要听到一个声音为他们说话,而我就是那个声音。”
虽然在当今的乐坛上有众多的硬核说唱艺人,但没有任何人能像DMX一样独具一格、自成一派。即便是身后有无数的效仿者,就拿对DMX有所抄袭的Def Jem小弟Ja Rule来说,也丝毫未曾动过摇他的领地。标签式沙哑的嗓音、惟妙惟肖的犬吠、以及富有震撼力的街区之声,使听过DMX的人无不动容。血腥和暴力感的歌词,通过他的演绎,往往容易唤醒潜伏在人们体内最危险的侵犯意志。所以才有那句话:是男人才听DMX。
本名Earl Simmons的DMX(取自于一种名叫DMX的鼓机),成长于纽约郊区。自小就过着动荡的街区生活。好在他对于说唱音乐从开始就保持着浓厚的兴趣。从Djing和Beatbox开始,DMX逐渐过渡到一名专业的Rapper。先是在Ruffhouse旗下未得重视的发行了几首单曲后,DMX转签到著名厂牌Def Jam发表首张大碟《It's Dark and Hell Is Hot》,才得到了真正的转机。专辑热销超过四百万,正好填补了2PAC和Notorious B.I.G死后的留下的市场空白,也冠得了King of Hardcore Rap的头衔。从此之后,DMX的唱片和他的生活一样充满了不安、起伏和刺激。